主页 > 南京新闻红山 >

今年南京会“动物围城”?3大野生动物园全迟到了

编辑:凯恩/2018-11-24 23:00

  南京真的会成为野生动物园之都吗?按照此前报道,5月1日,南京将迎来第一座真正的野生动物园位于六合金牛湖的野生动物园。不过记者实地探访得知,该园暂时还不会开园。而这不过是“之一”,南京此前公开报道要建的大型野生动物园有三家,加上一家城市动物园红山动物园,说是全国最强阵容,一点不为过!

  但是,近期江苏省林业局相关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这种大建动物园的势头让人不安。在这种狂热背后,有地方发展和资本投资的双重冲动,但是动物园不应该仅仅是一个局部项目,也不是一个噱头或一根杠杆,盈利能力、动物福利问题、出现问题的善后等等,都是应该充分考虑的。

  记者了解到,南京市此前有三个区都要建设野生动物园,分别是江宁的汤山紫清湖野生动物园、浦口区(现江北新区)的灵玲野生动物园以及六合金牛湖野生动物园。

  据了解,三家的规模都很大。因为野生动物园不同于像红山动物园这样的城市动物园,城市动物园普遍“袖珍”,主要承担观赏和科普功能。而野生动物园在中国相对来说属于新生事物,规模普遍较大。南京这三家野生动物园,体量都不小。

  按照此前报道,汤山紫清湖野生动物园占地700亩,分为乘车游览区和步行游览区两大部分。野生动物园模拟动物原栖息地的生活环境,用壕沟、电网、路障、绿篱等手段隔离动物,让动物展示出最自然的行为,为游客提供无视觉障碍的观赏体验,用森林、岩石等做背景,既能障景,亦能营造出展示区“舞台”般的效果。野生动物园分动物散放区、步行游览区、互动表演区三部分。

  金牛湖野生动物园占地1600余亩,预计投放动物150个品种,3000只(头)左右,共分为七个主题区。现在正在紧张的基础建设中。

  灵玲野生动物园投资主体是常州淹城野生动物园的投资方,规模最大,号称投资80亿元,加上大马戏城,占地5000亩!目前项目也已经开工建设。

  记者多方走访得知,这三家野生动物园各有侧重,其中,紫清湖旅游度假区原本就有娃娃鱼和扬子鳄的人工规模养殖,而按照投资方设想以及专家的意见,最终该野生动物园还是以爬行类动物为主,同时建设澳洲区、大熊猫馆等,目前省林业局已经为其发放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审批了109种动物。

  而金牛湖野生动物园属于金牛湖冶山旅游度假区重点项目,南京扬子国资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和六合区政府共同出资设立金牛湖文旅发展有限公司,由金牛湖文旅负责片区整体打造。据文旅公司负责人称,野生动物园是在采石宕口重新恢复环境、引进动物,不只这一家动物园,更看重其整体带动效应。

  灵玲野生动物园投资主体经验丰富,据称在非洲建有农场,动物来源有保障。作为最有经验的一家,其工作人员透露,他们有信心打造一个有足够吸引力的动物王国,会重视马戏文化发掘,提升游客体验,注重长期经营。看起来,三家各有其优势,都信心满满。

  钟育谦是江苏省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站调研员,日前记者就南京野生动物园建设问题咨询时,他表达了一种忧虑:全国还没有一座城市同时拥有三家野生动物园。

  据了解,目前仅长三角地区,动物园已经不少了!浙江有杭州野生动物园,温州有雅戈尔野生动物园,还有即将建成的长兴龙之梦主题公园中也有一处野生动物园。此外,上海野生动物园规模相当大,是国家林业局与上海合建的,江苏有淹城野生动物园,还有苏州、无锡、南京红山等多家城市动物园,南通还有一家森林野生动物园在建设中。

  从布局来看,一下子建设三家野生动物园,的确有一种动物围城的感觉。“万一经营不善,最好结果是动物转移走,其次可能就是动物饿着,这种情况在沈阳就出现过。”钟育谦说,动物福利问题现在关注度很高,野生动物资源属于国家所有,一旦经营者撂挑子,最终出来收尾的仍然是国家。

  钟育谦遗憾地表示,作为林业部门,他们只能是正常审批,毕竟没有什么法规限制一个地方建几家动物园。目前民营资本比较丰裕,都在找出处,投资凶猛。

  据此前宣传,这三家野生动物园开业时间都在2018年。然而,日前记者探访发现,进度全都推迟了,三家情况互不相同,各有各的烦恼。

  在紫清湖旅游度假区,一位负责人明确表示,这个野生动物园项目已暂停。据介绍,作为一个民营企业投资项目,他们要考虑项目的整体运作,如果按目前审批的动物来引进,光动物费用要1亿元以上,而且每年的养殖成本也非常高昂。

  金牛湖和灵玲两家中,金牛湖显得有点不尴不尬。记者实地探访中,金牛湖文旅一位负责人表示,目前正在进行笼舍建设,预计今年“十一”即将试营业,这也是三家中最早营业的。

  但是按照此前报道,与紫清湖一样,金牛湖野生动物园预计2018年开业,而且是5月1日。就此,该负责人表示,不清楚那个消息是谁发布的,但不是他们这里出去的消息。目前笼舍建设顺利,山体绿化恢复正紧锣密鼓,由于要进行生态恢复,此前的勘探花了不少时间,可能是耽误的原因。

  而记者从江苏省林业局获得的消息却是:金牛湖野生动物园目前尚未获得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据介绍,灵玲和紫清湖都已获得许可。金牛湖野生动物园去年就提交了材料,但缺少林地转建设用地的征占用手续,所以暂时没有批。记者从金牛湖了解到的情况是,正在补充材料。

  灵玲野生动物园的进度更是“不紧不慢”。据淹城野生动物园方面一位负责人介绍,南京灵玲野生动物园预计在2021到2022年开业。而当初的宣传中,灵玲也是要在2018年开业的。

  据称,三家野生动物园,灵玲实际投资规模在50亿左右,金牛湖在6亿左右,紫清湖也要三四个亿。在对相关人士的采访中,有人认为金牛湖过于偏僻,辐射区域集中在安徽一带,盈利能力堪忧;有人则认为,灵玲野生动物园建的位置已经是城市了,让猛兽与人为邻,对双方都不好。

  据介绍,政府平台与运营方合作搞野生动物园,这种模式比较常见。但是专家提出,这其中风险依然存在,一般的模式是平台方先建设笼舍等一些基础设施,建好后运营方负责动物引进和运营。运营方按年支付投资利息。“一家野生动物园,一年光利息可能就要支付几百万。”其次,有些动物园项目其实也是“开发”项目,据称有些投资方会向地方政府要地搞附带开发。

  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野生动物园专业委会员秘书长刘昕晨表示,长隆很火,长隆模式也成了资本市场的“香饽饽”,但事实上,长隆是在业内深耕二十多年才有今天的口碑。

  “野生动物园并非想象的投入就可以产出,涉及到技术、种源、动物死亡的控制和生物资产的增值,包括你的产品销售对象,这里面有成功和失败。”刘昕晨说,最早建的成都野生动物园早就破产了。

  据介绍,目前中国有城市动物园230多家,号称野生动物园的有40多家,真正盈利的却只有三分之一。在资本的推动下,以前几千元一只的白天鹅,如今涨到了两万一只;一头亚洲象,以前80~100万元,现在已经炒到120~150万元。

  除此以外,野生动物,尤其是猛兽散养区域的管理、饲育,以及和游客的互动环节的设计,都是悬在野生动物园安全管理上的一块巨石。